十六日,八月,二零零九年。。。。。

上次,提到了我忘了带家锁。。。。。
所以搞到要四处崩波。。。。。
其实,我是有留下备锁给我的好友的。。。。

提到他,我真的没话好说。。。。难得的一位好友。。。
虽然他人与老婆在邻国新加坡工作。。。
偶尔回来时,都会与我电联。。。。
问候问候。。。。

我记得以前,当我面对一些状况时,
比如搬家,车坏,等等。。。。
第一时间,寻救的人就是他。。。。
我一个人在外工作,好友不多。。。
他与老婆都不错。。。。
在周末时,如果碰上他们心血来潮。。。煮东西的话。。。。
都会叫我去品尝。。。。
现在,他们人在国外,见面也少了。。。。。
但,这份友情依然存在。。。。

除了他,其实我还多留了一把锁匙给另外一位好友。。。。
可惜,我们这段友情,缘分不长旧。。。。。
还记得一年多前,知道了他的另一半不想他与我交友。。。。

我还记得当时我说。。。。。
“那你自己做决定吧。。。。我和你这段友情值不值得交。。。。
一来,我不想见一个好友。。。搞到要提早负约,
二来,我也不想这段友情不见得光。。。。。
三来,对方也是我多年来的朋友,
不必搞到要与我见面,都得瞒着对方。。。。”

就这样,几个月过后,
我记得大约在中秋的时候吧。。。。。
我发现到我的家锁,留在我的信箱内。。。。。
是一把早期我寄予他的备锁。。。。
他,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条告知。。。。。
就这样,这段友情就此告落。。。。
事过将一年,虽然与他住的地方不会太远。。。。
大家也没再见过面,
再见也不知是否还会是朋友。。。。。

同样的一间家,两把备锁。。。。。
不同的两个人, 认识一样旧的友情。。。。。
却是不一样的结局。。。。。

No comments: